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 侨务动态 > 侨界人物 > 侨界人物

皖籍旅美作家赵美萍:人在海外,我以阅读慰乡愁

2018-01-11 文章来源:外联处 作者:外联处编辑 浏览次数:6781 内容分类:新闻

(赵美萍: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江苏如皋,长于安徽芜湖,从事文字工作近20年,曾为国内著名期刊《知音》杂志资深编辑、记者。)

八年前,我初到美国时,语言不通,环境不熟,缺朋少友,每天闷在家里,无聊到发疯,一度十分忧郁。一天,一位邻居大姐带我去附近的社区图书馆借阅图书,我在那里像发现新大陆一样,发现了两三本不知是哪位好心人捐赠的中文书,但都是台湾版的竖版繁体字。其中有一本简体横版的翻译小说《失窃的孩子》,我如获至宝,立即办理了借书证,带回家阅读。读完还回去时,我还恋恋不舍,于是在网上搜索,订购了一本同样版本的《失窃的孩子》作为收藏。这是我来美国后,第一次对一本中文书如此厚爱。这本小说我后来读了一遍又一遍,它慰藉了我无数无眠的乡愁之夜。

说来有趣,我来美国后,第一次收到书作为礼物,居然是美国人送的。那是2012年圣诞节,我们的美国朋友邦妮一家来我家过平安夜,居然给我带来一本中文小说《珍珠项链》。原来,邦妮得知我在中国是一名编辑和记者,并出版过自己的书,可在美国却难得一见中文书,颇感孤独无聊。当她得知先生的中国友人米雪出版了这本中文书时,便写信给米雪,特意买了这本书送给我,上面还有米雪为我写的亲笔签名,这令我意外惊喜。这是一本讲述作者一家移民美国后,生生不息与命运抗争、执着追求美国梦的传记故事。我爱不释手,一口气读完。后来,邦妮又送过我几本书,有《圣经》故事,也有英文小说。对美国人来说,送礼不分轻重,而对一位爱书人,书自然是最好的礼物。

后来,我每次回国,一大半的行李箱都装着书。先生的朋友来美国开会,我也拜托他们帮我带书来美国。有一次,我“丧心病狂”地请一位做国际贸易的朋友,用他的货柜帮我从太平洋上运了几大箱书来,总算使我的中文胃大快朵颐。

刚到美国时,有华人朋友告诉我,休斯敦是个文化沙漠,你在这里会寂寞到发疯。但随着中国国航与休斯敦通航,移居休斯敦的华人越来越多,文化人也越来越多。电影节、读书会、华文作家协会也应运而生,中华文化渐渐在异国的文化沙漠上萌芽开花。

20145月,休斯敦几位爱读书的姐妹,成立了“中国妇女幸福读书会”。会员都是爱读书的女性朋友,每月聚会一次,每次一个不同的主题。一月,庆祝新年,大家互赠自己喜爱的书籍;二月,庆祝情人节,举行情诗朗诵会;三月,庆祝三八妇女节,举行女性健康讲座;四月,春花烂漫,举行赏花踏春会;五月,庆祝母亲节,举行母爱主题的旗袍秀活动……等等。在创会之初,会长Cindy女士和会员们为我举办了《谁的奋斗不带伤》个人作品分享会。幸福读书会成立三年来,吸引了休斯敦三百多名爱书人士参加,邀请过十多位海内外知名的诗人、作家、画家、文学评论家等举行座谈会和作品分享会,在休斯敦侨界颇受好评,影响极大,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总领事夫人也欣然加入了读书会。在微信读书群里,会员们经常会分享各自的读书心得,推荐好书,短短两三年时间,幸福读书会便将阅读推广成了一种生活时尚。

除了醉心于阅读,休斯敦的华文作家们也非常活跃。201712月,“休斯敦华文作家协会”成立,创会者是北美文坛颇具盛名的作家评论家陈瑞琳女士,休斯敦拥有数十位当代优秀散文家、小说家、最佳编剧、纪实文学作家、随笔杂文家等,甚至还有英语原创作家,其中不乏多次荣获国际大奖的编剧和作家,相信华文作家协会的成立,将会使源远流长的华文文学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大放光彩。而读书会的成长,也将会使人们的阅读成为一种美好的习惯,成为一股滋润我们心田、智慧和生命的暖流。
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